网站首页 政府信息公开 网上服务中心 互动交流 河南政务服务网
综合管理 人事管理 规划信息 财务管理 政策法规 卫生应急 疾病防控 医政医管 基层卫生 妇幼健康 综合监督(食品) 药政管理 计生指导 家庭发展 流动人口 新闻宣传 科技教育 国际合作 党群工作 行政审批 离退管理 保健服务 爱国卫生 卫生科研 医疗改革 行业纠风 来信来访 艾滋防治 中医局
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频道 > 新闻宣传 > 公益宣传
有一位援助非洲10年的河南医生,经历了怎样的九死一生
作者:胡晓军 张晓华 时间:2016-09-30 浏览: 来源:医药卫生报 字号:【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个时间刻度显得不同寻常。

 

但是对于三门峡市中心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仵民宪来说,他人生中一个不同寻常的时间刻度,却是以10年来计数。2001年1月,他38岁;2015年7月,他52岁。作为一名医生,这14年间的10年,他在非洲的3个国家渡过,诊治病人约3万人次,赢得了3个国家的赞誉。

 

非洲国家普遍贫穷落后,医疗条件相当简陋,缺医少药的状况难以想象。而仵民宪先后工作的3个国家——厄立特里亚、赞比亚、埃塞俄比亚,条件更为艰苦。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请缨,将一个医生的黄金10年奉献在了非洲大地上。从河南来说,3个国家、长达10年的援外医疗经历,除他以外,绝无仅有。即使在全国,也很少见。

 

“我感觉缺医少药的非洲人民需要我。在那里,每时每刻我都在感受一个医生治病救人的价值。”3月26日,忆起10年援非经历,仵民宪这样表达他长期坚守非洲的深层原因。

 

非洲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故乡

 

在仵民宪获得的诸多荣誉中,有一项显得弥足珍贵。

 

那是2008年5月1日,在赞比亚“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活动中,仵民宪被授予该国的“五一”劳动奖,赞比亚外交部长为他颁发了证书和奖品。他不仅是获奖的唯一一位外国人,也是赞比亚政府首次将这一荣誉授给中国医生。

 

那是仵民宪参加援外医疗的第5个年头。他已经从非洲东北部的厄立特里亚,“转战”到了非洲中南部的赞比亚。相比于厄立特里亚的高原环境,赞比亚的自然环境比较恶劣,特别是当地疟疾、艾滋病肆虐,让人苦不堪言。不过仵民宪工作出色,第一届援外任期还没结束时,赞比亚方面就多次向我方提出申请,希望他继续留在赞比亚工作。

 

20011月,仵民宪作为援厄立特里亚第2批医疗队员,首次执行援外医疗任务时,他的女儿刚刚11岁,上小学5年级。那时,他觉得女儿开始懂事了,家里没有太大负担,再加上家人都很支持他的选择,人生中有幸能够到非洲执行援外任务,机会难得。

 

终于,经过层层选拔,仵民宪成为三门峡市首批仅有的两名援外医疗队员之一。

 

仵民宪是陕西扶风县人,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医疗系。从小,他就有个“援非情结”。

 

“上小学时我们都学过一篇课文《纪念白求恩》。一个加拿大医生远渡重洋来到异国他乡,承担救死扶伤责任的传奇故事,深深吸引了我。”仵民宪回忆说。

 

小时候村里放电影,大多数片子仵民宪都不记得了,但有一部纪录片他一直记得很清楚,那就是讲述中国援外医疗队在坦桑尼亚的故事。中国医生们身挎药箱,带着听诊器和银针为非洲病人看病,尤其那神奇的针灸技术,让当地人赞叹不已。那一幕也留在了仵民宪心里。

 

上世纪80年代初,仵民宪在西安医科大学上学。他的英语老师经常用英语讲起在中国援苏丹医疗队做翻译时的见闻。作为一名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仵民宪对老师和医疗队的医生充满了敬意,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走出国门,为非洲百姓解除疾苦。

 

2001年至2003年,仵民宪参加援厄立特里亚第二批医疗队;2005年1月至2009年6月,他先后参加援赞比亚第13批、14批医疗队;2011年2月至2013年6月、2014年4月至2015年7月,他又先后成为援埃塞俄比亚第16批、17批医疗队员。

 

就连仵民宪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仅在38岁的时候,有了第一次机会参加援外医疗任务,并且能够5次加入援外医疗队,先后在非洲工作和生活长达10年之久。

 

10个援外年度中,仵民宪的女儿仵静宜已经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在仵静宜的记忆里,爸爸从她上五年级时去非洲后,几乎“长”在了非洲。

 

仵静宜回忆说,按照规定爸爸每年有一个月的探亲假,可是由于工作忙不过来,也不是每年都回来。这10年里,仵静宜见到爸爸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半年。“我和妈妈已经习惯啦。爸爸回来后,一直念叨非洲的病人太可怜,为了能多救一个病人离家远点没啥。”

 

对于援非的记忆,仵民宪在自己正在出版的著作《我的非洲10年》中,进行了倾情书写。据了解,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2万多名中国医疗志愿者先后来到非洲,拯救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仵民宪援非10年、扎根非洲的故事,正是两万多援非志愿者的缩影。

九死一生的生命历练

 

尽管已经对在非洲的艰苦工作做好了充分准备,可是对于经常面临的生死磨练,仵民宪还是有点吃不消。最惊险的是,在援赞比亚期间,他先后8次与艾滋病“擦肩而过”。

 

第一次,手术还没有做完,当地护士报来检查结果说,患者被检查出艾滋病病毒抗体阳性。这是仵民宪在手术中手被针扎伤后,第一次发生艾滋病病毒职业暴露。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已经在非洲当援外医生两年了,想到有可能会感染上艾滋病,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仵民宪说,自己最恐惧的是,回到国内后,大家还能不能以平常心与他交往,他还能不能够顺利地当一个医生。还好,这次职业暴露有惊无险。仵民宪的心理压力也暂时消除了。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还仅仅是个开始。援赞比亚4年间,仵民宪先后8次在手术中手被扎伤,其中有5次患者被检查出艾滋病病毒抗体阳性。

 

虽然有了第一次的铺垫,但之后的几次艾滋病职业暴露,仵民宪还是感到很紧张,压力很大。此外,提起每次职业暴露后连续服用1个月阻断药的过程,仵民宪也感到很痛苦。

 

服用一个月的抗艾滋病预防药物,有严重的恶心、呕吐、眩晕等副作用,甚至1个月内连续呕吐,使人难以忍受。更难以忍受的是心理的压力——万一感染了艾滋病怎么办?

 

据不完全统计显示,他涉及职业暴露的手术,包括胆囊切除、剖腹探查、疝气手术、食道癌手术等等。这意味着,只要是动手术,就可能发生职业暴露,让人防不胜防。

 

这还不算,援非10年,仵民宪还先后经历了4次车祸,每一次都万分惊险。这其中的两次,都是车开着开着,轮胎突然爆裂。有一次,车祸发生的时候,车连着翻了几个跟头,幸亏大家都系了安全带,只是受了点轻伤。其实,他们是汲取了以往队员牺牲血的教训。

 

提起非洲的疟疾,有一句话很形象,“在非洲疟疾高发区,任何的身体不适都可能是疟疾引起的”。咳嗽可能是疟疾,拉肚子可能是疟疾,耳鸣也可能是疟疾……而赞比亚正好是疟疾高发区,这里每年都有中国人因疟疾死亡。在赞比亚4年多的时间里,仵民宪先后得过12次疟疾,每次发病都发热发冷,全身非常难受。即使这样,他有时还带病坚持工作。

 

实际上,援非10年,仵民宪已经记不清楚有过多少次惊险万分的经历了。而与这些惊险万分的经历相比,加班加点的工作反而成了“小儿科”。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仵民宪常用这句话安慰自己。他说援外医疗是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事业,即使有生命危险,他也在所不惜。

惠及非洲人民的医疗实践

 

在赞比亚执行援外医疗任务期间,仵民宪为一位叫格兰黛丝?茜苏的23岁患者切除了重达20公斤重的巨大肿瘤,在该国引起了巨大轰动。

 

据了解,该患者见到到仵民宪时,腹部肿瘤已经长了1年多时间,从外表看起来就像临产的孕妇,行动十分困难。这样的手术,即使在国内,也是比较复杂的大手术。特别是放在当时缺医少药的赞比亚,手术做起来就更加困难。拿这位患者来说,她四处求医1年多,却始终求医无门。仵民宪经过仔细研究,顺利为其实施了手术。

 

手术第二天,患者如释重负,下床活动了。赞比亚最大报纸《赞比亚时报》在头版头条予以进行报道,并配发评论,称赞“实施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手术,是一位名叫仵民宪的中国医生……”

 

仵民宪所在的这家医院系铜带省的恩多拉中央医院,是赞比亚的第二大医院。在该院,有来自埃及、印度、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塔等多国的医生工作,病人多,压力大,医疗条件差。由于不能得到及时的诊治,加上条件有限,一些在国内很普通的疾病在这里变得复杂起来,如巨大甲状腺肿、巨脾、巨大和晚期肿瘤等。为了多治疗病人,仵民宪经常加班加点见缝插针安排手术,并在术前精心准备,术中一丝不苟,完成了很多疑难复杂的病例。

 

赞比亚前总统夫人奇鲁巴·温瑞女士一次外出发生车祸,多处受伤,经过仵民宪的精心治疗,最终转危为安;2006年4月,在赞比亚第14届外科年会上,作为唯一一名中国医生,仵民宪用英语作了《腹腔镜胆囊切除术》的大会发言,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

 

这是10年间仵民宪在非洲3个国家因地制宜地开展手术,刷新各国医学空白的缩影。

 

厄立特里亚位于非洲东北部的非洲之角,是世界上最穷困的国家之一。仵民宪到厄立特里亚执行援外任务的时候,当时该国有350万人口,却只有30多名医生。

 

仵民宪支援的该国最大的医院哈利贝特医院,医疗条件还不如我国一个县医院。病人做一个普通手术需要排队等待很长时间,少则数月、多则几年。有的病人就在等待中死去。为了能给更多的病人解除病痛,仵民宪经常加班加点,中午在手术室和当地医务人员吃点儿英吉拉;晚上急诊,经常手术到后半夜。

 

厄立特里亚的疾病谱还与国内不同。为了提高治疗效果,仵民宪常尝试不同的疗法,并向当地医生介绍交流国内的新方法、新技术。他有时还帮助其他专业的中国医生做翻译和书写病历,充当助手协助他们完成手术,这无意中为他以后在非洲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在埃塞俄比亚执行援外医疗任务期间,仵民宪曾经和两名队员,被派遣到总统吉尔马·沃尔德·乔治斯的家乡——图卢布卢。图卢布卢本是一所小镇,环境恶劣;图卢布卢医院只是一所新建的乡镇级医院,有50张床位和2名年轻的当地医生,条件非常简陋。这样简陋的条件,还吓跑了两名来这里支援的其他国家医疗队的医生。但是仵民宪和队友并没有被这样的困难吓倒,他们到这里没有多久,就让从未启用过的手术室运作起来。

 

第一例手术即是乳腺癌根治术且成功了。这在当地引起了不小轰动。新华社驻埃塞俄比亚记者、当地报纸都做了报道,产生了较大影响。之后又有多项突破性的外科手术实施。后来到了首都中国援建的新医院后,仵民宪还和队员一道,继续攻坚克难,开展了不少高难度的大手术,如巨大甲状腺肿切除术、甲状腺癌根治术、乳腺癌及直肠癌根治术等高难度手术。

 

“保存生命,这是惟一的幸福。”100多年前,法国学者、医生史怀泽自非洲行医经历中,提出要“敬畏生命”。这也成为生命伦理学的思想基础。在仵民宪10年的援非足迹中,他实践着“敬畏生命”的价值,为3个国家的无数患者解除了病痛,留下了尊严和口碑。


主办单位: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版权所有: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办公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东路与博学路交叉口
Email:123456xxzx@163.com 豫ICP备12026827号-2 郑公备:41010502000045
你是第 位访客!